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相關產品研發的解決方案提供商。不斷降低企業運營成本,分享科技創新帶來的紅利,科技驅動價值。

移動互聯網似乎就已經進入了“語音時代”

發布時間:2018-03-21 瀏覽:0

有人要說,這回你外行了,語音的故事早就被我們玩爛了,結果也就那樣。確實,印象中從許朝軍做啪啪的那一天開始,移動互聯網似乎就已經進入了“語音時代”,然并卵。
1、工具領域,科大訊飛強大的語音喚醒、識別、輸入和交互技術從實驗室走上前臺,領先是領先,但似乎并沒有得到太多的應用,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恐怕就是訊飛輸入法和最近非常文藝好用的語記平臺,問題不在于訊飛有沒有成為中國的Siri(漢語領域肯定強于Siri),問題在于即便Siri也遠遠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成為人們主流的交互方式,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玩具。
2、社交領域,涌現出唱吧、啪啪、抬杠、陪我、比鄰、偶爾、派派等一批語音社交平臺,然而幾年下來誰也沒有真正達到“社交平臺”的標準和要求。啪啪們的圖片加語音成了一種錦上添花的存在,遠遠沒有達到高頻剛需的狀態,更何況其閱讀成本奇高,遠遠不能和立刻一目了然的圖片視頻相比;更多的平臺成了當年的168聲訊臺、色情熱線,或者當年的碧海銀沙聊天室;即便在主流的微信平臺上,動不動發語音的人、一發發一串的人也常常變成不受人們待見的存在。唯一做得好的可能就是唱吧,因為唱K這樣一種生活中常見的社交模式真的只能靠語音。
3、內容領域,這可能是目前唯一可圈可點的區域,喜馬拉雅、echo、聽書、得到們從不同的角度切入,通過基于語音的媒體內容吸引了一票擁孬:比如根據易觀智庫的《中國移動電臺市場年度綜合報告2016》,作為行業領跑的喜馬拉雅,其日活用戶滲透率已經高達74.3%,這么好的DAU數據即便放在整個移動互聯網領域也是不多見的,而最近這家平臺剛剛通過售賣奇葩說老僵尸們的《好好說話》語音節目賺得盆滿缽滿。
那么這里就有一個問題,為什么唯一做起來的是語音內容呢?同時,在內容生態領域最強的莫過于“兩微一端”(微信、微博、新聞客戶端),主打語音的內容平臺能做成那樣的體量嗎?以后有一天人們會說“兩微一端一電臺”嗎?
幸运赛车